您的位置:首页 >红色文化>重要文存>详细内容

团四川省委关于顺庆西区游击战争的总结和布置(摘录)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6-06-16 17:34:04 浏览次数: 【字体:

(一九三三年七月二十六日)

 

……

(一)自从“三·三一”投降土匪的时候

“三·三一”前团在西区的组织七十人左右,领导的群众(少先队、儿童、青年、妇女组织)大概有五百人,在党团领导之下的群众有一千多人。

在我领导之下的青年、儿童、妇女听说红军在南通巴胜利的消息,大众都非常兴奋,到处发动砍豪绅富农的柴草,整他们的×,放他们的田水到贫农田中去的斗争。

县委决定要坚决领导抗粮抗款借款的斗争,一直走到吃大户、破仓分粮,走到游击战争。

跟到我们领导的青年、妇女、儿童又做了砍豪绅的树子的斗争,××的斗争,少先队积极参加打团保的哨棚斗争,儿童团到金宝场扯反动标语的斗争,同时参加党领导的抗粮的斗争。

这些斗争胜利以后,群众情绪非常高涨,并且一般人没有米吃,对破仓分粮的要求非常迫切。团在当时亦在各支领导之下,发动青年儿童参加借粮团,准备很快的发动这斗争。

这时(四月二十三日)党团县委来了一个指示说,最近有一个匪队要来西区,内有一中队是党的一个姓蒋的同志领导,叫区委选择一些忠实可靠的游击队员打入进去,伙同他们去提团枪、杀土豪等。这个指示完全把领导群众斗争发动游击队战争的路线忘去了。

党团县委的巡视员领导区委反对县委这种决定,他们采取的新办法是政治上保存我们的独立面貌(还是坚决的去组织群众斗争),军事上可联合土匪。这种新决定的精神与县委的决定是一样的,因为同是建筑在枪杆杆身上而不相信群众的斗争力量。

四月二十七日,匪队来了八只手枪、十二个人。省委党团区委即动员了七八十个少先队、赤卫队游击,同匪队去提了大碑寺团练的三十条枪、五十带子弹、三十套军服、三十床被盖。次晚又去将龙泉场何某擒来(来作政治宣传)。有许多群众主张立刻枪决,但匪头要留来携手,我们的负责同志不顾群众意见而屈服于匪首。

次夜(二十九)富农及动摇分子大造谣言,说金宝场开来了两团人清乡(其实没有)。匪首蒋某主张人枪一律×去,随窜×××躲避,党的巡视员在一贯的不相信群众只看重枪杆杆的眼光中就完全同意匪首的意见,团区委亦默认这个决定。

游击队员和许多群众都不愿跟到土匪去,土匪头(也就是县委信仰的所谓蒋同志)用手枪威逼着游击队员背起枪走,并强迫拉夫抬滑竿,农民敢怒而不敢言。党县委巡视员则劝游击队员一道×土匪去,他说去受军事训练和实地练习。结果群众自动藏了八支枪起来,跟土匪去了二十二人、二十二支枪。这种出卖群众投降土匪,真是布尔什维克最大的耻辱。这里我们指出县委区委的巡视员都是不相信群众,只看重枪杆杆,区委虽然面子上反对机会主义的县委,但实际上仍是在等待土匪到来,不去发动群众斗争。及土匪到来,当然更用不[]群众斗争,提团枪而没政治宣传,拉团总完全是土匪绑架式的,分团总的粮是应干而不干,听到两团白军清乡的谣言,丝[]不采取群众的意见(还不忙说发动群众斗争来反抗)即同意土匪意见,把枪拖起走。这不是领导群众的游击战争,而是自己去破坏群众的游击战争,这不但是错误,而是罪恶。

(二)右倾机会主义使我们的事业受到摧残

红五月到了,我们在红五月领导群众做了下面的事:

1、五月中旬我们号召了游击队、少先队、赤卫队(五六十人)在七宝寺附近一个豪绅家里去烧了些文书,拿了些吃的东西(油、蛋、鱼、肉……)及家具等,这×得来的东西没有经过群众路线来分配,群众中发生一种纠纷。2、五月下旬领导群众干了一次破仓分粮的斗争(分了三四石之□,参加群众六七十人)及解决了三个豪绅(每次都是几十人去的)。3、各支的青年、妇女、儿童发生整豪绅麦子的斗争(全区整了四五石),在这时白军一营人下乡镇压群众的斗争,最初毫无线索,只捕了个别的群众,后□□赵氏词(祠)的富农赵安吉因群众割了他的麦子,他便跑去告密,勾引白军围捕赵支同志同群众共七八十人,其余的逃跑了,我们四个中小支部即遭损失一个。

六月中旬,当地群众的情绪还是高涨,可是因为党团的右倾消极,没有坚决去发动广大群众抗款分粮的斗争,特别是没有发动群众配合游击队的行动(游击队根本没有集中)去袭击白军,进攻白军,只是白军来就开跑,区委只是问团县委要不要干游击队的战争,县委□□区委去发动游击战争,对反白色恐怖的问题没有办法。这时区委号召二三十个群众去解决中和场一个豪绅(即西区督×员),在场上公开演讲并贴罪状。白军经过赵吉安的引线,又继续到我们的中心区安东院、李洪沟、天宝×捕人。李洪沟在六月下旬捕去三十余人,其他两地各有小的逮捕。在这时候,一部分同志表现一种拼命主义,说“现在白匪这样的捕杀我们,起来暴动可以不可以?”县委巡视员及区委认为滑稽而不理。区委在这时做了整理组织的工作,因为没有反白色恐怖的决心和实际工作,在组织上成为非常缩小的状况(团的同志由六七十人缩到二十几人,青年、儿童、妇女的组织也缩小到很少,党及[]领导群众也是一样)。这一段我们领导是十足的表现在右倾机会主义。我们指出:

自区委直到县委都没有实际反白色恐怖的决心,县委认为假如当时发动群众武装斗争来反对白色恐怖,一定会陷于重复升钟寺的错误而失败,所以当时不敢采取进攻路线而只是退守逃避。这由于他们只了解升钟寺行动的停止[]群众斗争没有技术上的准备,少数先锋队伍的“左”倾盲动,而不了解升种寺在广大群众起来以后,英勇的群众以极原始的武器(刀、矛、子炮)打退了具备新式武器的敌人,我们领导的游击队不敢坚决向军队进攻,而且采取分散以致自动解散游击的可耻行动,使白匪得残酷的屠杀群众而[使]这一行动遭到失败。所以升钟寺最后的失败,不是“左”的机会主义,而恰恰是右倾的机会主义。当时西区的形势已经不是和平斗争的方式(这样干不但不能取得胜利,而且一定要遭受敌人残酷的摧残),而只有群众的武装斗争才是出路,集中游击队的组织和行动配合着广大群众的行动,用夜袭、中途切[]击、骚扰……各种方式一定可能打退敌人,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启发更广大的群众而提高争斗的阶段性而引进分土地建立政权的道路。

所以我们在这里说,县委虽然说出了发动广大群众斗争,但是因为他们不相信群众的斗争力量可以向军队进攻,对白色恐怖,同区委一样表示畏怯投降,这样当然没法领导群众,这是右倾机会主义,使我们的事业受到很大的影响摧残。

(三)目前具体的环境和团的任务

尽管党团群众的组织受到摧残,但因为红军影响的深入,广大群众在军阀豪绅非人的剥削之下生活没有出路(大多数的人已经没有粮食吃)所以一般的环境仍然是非常顺利的。如附近的我们工作区域(特别是西充),群众工作一村一村的跑来找共产党去指导,车龙镇团防的自动的哗变及大碑[]寺团防个别的拖枪出来找共产党,邻近各县群众的骚动,军队中欠饷多月,顺广[]城工人的欠薪不发及生活的恶化而不断的发生斗争。

根据这具体的环境,党省委决定应该以西区为中心,坚决领导西区的游击战争向前,组织地方暴动(这种暴动也可以从军队团防的哗变开始)。团在这一路线之下,所担负的任务是大量输送少先队到游击队中去,集中游击队的组织和行动,发动广大青年、儿童、妇女参加抗粮分粮一直到分土地的斗争及砍柴、打哨棚各种斗争,猛烈的扩大少先队、儿童团的组织,加强其军事训练、政治训练,坚决去组织西区及附近各区域的群众,并领导斗争,从斗争中去准备革命委员会的建立,组织西区团防的哗变。尤其应加紧城市弹厂、丝厂及西区盐工中的工作,加紧反日反帝的运动及白军部队中的工作,坚决发动群众行动配合游击队的活动,向白军进攻。特别是团在组织上应打破官僚主义和关门主义,大量发展同志(到国[][]节西区应有五倍的发展,城市应有三倍的发展),提拔青年工农积极分子参加领导机关,组织内及群众组织中坚决肃清富农分子,从这些具体的任务中来完成我们伟大的事业。

顺庆同志们!这一光荣的伟大的事业正期待着你们来完成哪!

注:①本文标点编者做了增改。文中“……、□□、××”系原件所有。

【打印正文】